【中國社會科學報】張廷君:爭論與反思辯證對待公共管理研究方法

發布時間:2020-06-05瀏覽次數:507698

爭論與反思辯證對待公共管理研究方法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2020-06-03

張廷君

隨著公共管理學的不斷進步以及對外學術交流的日益頻繁,實證研究在公共管理學中逐漸發展起來,公共管理學研究的科學性和規范性也在不斷提升。然而,在選擇研究方法的過程中,采取規范研究還是實證研究成為學界爭論的問題之一,其中的焦點更是放在如何對待定量研究方面。近年來,這些現象引起了學術界的反思、質疑甚至論戰。如在定量研究中,有的論文雖然采用的研究方法和技術無懈可擊,但研究意義卻蒼白空洞,研究假設牽強附會等。針對這類問題的評判,有的一針見血,有的則偏離了主題,擴大成了對定量研究甚至整個實證研究本身的質疑和否定。我們當然不可全盤否定定量研究方法,但也應理性、客觀、有針對性地看待不同研究方法在公共管理研究中起到的不同作用,并對其應用與發展給予客觀評判。

堅持實證研究范式鼓勵研究方法多元化

中國公共管理學科經過多年的發展,實證研究已是公共管理學界普遍認同的研究范式。雖然,理論創新遠難于方法創新,理論積淀所需要的投入遠多于研究方法的學習。但客觀而言,扎實地掌握實證研究方法,以及一門分析技術,不管是質性研究的技術還是量化研究的技術,也都不是一件易事。因此,在公共管理研究方法的運用原則上,首先要避免因為畏學而對研究方法、分析工具產生抵觸心理,要避免因為不擅長或者根本不會研究方法,就對研究方法、分析工具進行質疑與否定,畢竟,任何批判與反思,都應該建立在其對特定事物充分掌握和了解的基礎上。

一方面,公共管理應堅持實證研究范式。第一,堅持實證研究,并不意味著對規范研究及其貢獻的否定。規范研究屬于合意性的研究,它解決的是“應該是怎樣”的問題,這意味著,從事規范研究是需要很強的理論與實踐積淀的。因此,對于廣大中青年學者而言,腳踏實地開展實證研究恐怕是我們所處的研究階段更需要去做的。此外,規范研究和實證研究之間也并不存在著孰優孰劣的問題,前者解決“應該是怎樣”的問題,后者解決“是什么、為什么”的問題,它們的差異在于研究目的和情境的不同。例如,當人工智能剛剛應用于公共管理中時,如果要對人工智能滲入公共管理與公共服務的邊界進行探討,學界前輩們基于自身學術積淀與知識積累做出的規范研究是很具指導意義的。但是,一旦這一領域的研究進入穩定發展階段,實證研究將能更科學地歸納出該領域現象或問題的本質屬性和發展規律,并迅速成為研究的主流范式。

第二,實證研究并不僅僅指量化研究。所謂實證研究,是指以科學的方法收集和分析經驗資料,從個別到一般,歸納出問題的本質屬性和發展規律的一種研究方法,涵蓋了定量實證研究與定性實證研究。在實證研究中,資料的收集方式包括問卷法、無結構訪談法、觀察法、實驗法、文獻法等。不同的資料收集方法決定了資料分析方法的差異。如,無結構的訪談法、觀察法常常對應定性分析方法;問卷法、實驗法與文獻法則常常對應定量分析方法。二者雖然在具體方法上存在差異,但是研究邏輯是一致的,均是基于具體的經驗事實揭示一般結論。將實證研究片面地理解為定量實證研究,將規范研究視為定性研究,這些都是對實證研究概念的誤解。

第三,定性實證研究與定量實證研究要做到“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定性實證研究與定量實證研究應是一個公共管理學者在他的研究中能根據研究需要自如使用的兩套方法,要避免因“不會”而“不用”甚至全盤否定的情況。無論采取定性實證研究,還是定量實證研究,都應該遵循規范的實證研究邏輯。比如,使用單一案例進行理論假設的檢驗,有違實證研究邏輯,不夠科學與規范;即便使用了雙案例進行研究,如果不是基于實證研究的邏輯思路與研究設計,也無法對研究假設進行檢驗;簡單堆放案例的論文更是不能被稱為定量實證研究。

另一方面,學科發展應允許并鼓勵研究方法的多元化。近年來,隨著社會的發展,公共問題的復雜性與日俱增,來自經濟學、社會學,甚至系統工程、計算機學科的學者開始大量關注公共領域的問題,并快速形成一系列的研究成果。面對這一現象,不必迷茫、焦慮或者畏懼。需知,公共事務與公共問題的復雜性與多樣性,決定了在公共管理中多學科滲入研究的必然性;公共管理學本身就是一個典型的跨學科、綜合性、應用性的學術領域。這種“百花齊放”的現象是現階段回應實踐問題的需要,也是中國公共管理學科日益發展的標志之一。因此,應允許甚至鼓勵研究方法的多元化。只要是基于本學科的問題導向,立足本學科的問題研究,我們在研究方法和技術手段上,可以鼓勵多元化。研究者在基于研究需要的前提下,應不懼新方法,敢于突破舒適區,開展新的學習,探索新的甚至是別的專業領域的方法和技術,或者主動尋求與其他專業領域的學者開展交叉研究,進行新的努力和嘗試。

科學選擇研究方法理性使用分析技術

在一項研究中,方法和技術只是工具,是作者在講述一個有意義的“故事”和挖掘一個有深度的規律時恰好需要用到的合適工具。如在定量實證研究中,真正的難度其實并不在于方法與技術,而是如何對研究假設進行縝密的理論推演、數據與資源的質量以及研究的信度與效度問題。因此,對數據和研究方法還是需要心存敬畏的,不能陷入方法和技術的泥淖,忽視研究的意義、理論支撐與創新價值。

一方面,研究方法與技術的選擇應以“合適”為要。研究方法與分析技術,無優劣之分,只有適合與否。定量實證研究的論文未必就比定性實證研究的論文“高級”,新興的大數據分析工具的研究未必就比傳統抽樣研究“高級”。研究方法的選擇一定是根據研究目的、意義、內容,甚至是研究經費等要素綜合而定的。比如,有時候,通過一對一深度訪談,可能比大樣本問卷調查能收集到更多來自基層的、極具中國公共組織文化特點的生動案例。方法和技術都只是我們講述自己學科內一個好“故事”的工具,合適的方法就是好的方法。

另一方面,對研究方法和分析技術的學習需持理性態度。既然對研究方法的選擇應以“合適”為要,那么我們在面對“百花齊放”的分析技術時,也需持理性的態度。比如,運用社會統計工具進行量化研究的學者,不必掌握所有的統計分析軟件,也不必盲目追求工具的“時髦”性,而應該根據研究的需要和進展進行統計分析軟件知識的更新。換言之,每一種具體的分析技術都有適用的研究內容和目標,應根據自己的研究目標與內容選擇最適合的方法。如果適合的分析技術是自己的知識盲區,就要踏實地去學習,或者尋找相關專業學者進行合作研究,避免因不必要的知識焦慮而陷入盲目且低效的學習。

任何一個學科的成長與發展都離不開研究方法體系的支撐。實證研究應是公共管理學堅持的研究范式。此外,隨著社會現象與管理問題日益復雜,實踐與理論也都需要研究方法與分析技術的不斷創新。交叉研究在未來甚至有可能成為學術研究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在此過程中,對于研究方法的態度絕不應該是原地踏步,更不應該出現對是否有必要堅持科學研究方法持懷疑態度的倒退行為;應積極探索與學習,用科學的研究方法推動理論的創新,解決新的、更為復雜的社會問題與管理問題。與此同時,也需清醒地認識到,研究方法以及分析技術,不過是我們實現研究目的以及推動理論創新的工具,不可本末倒置。只重方法而忽視一項研究的意義與理論貢獻,研究將失去靈魂;抵制科學研究方法的發展以及多元研究方法的交融,研究將失去動力。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青年基金項目“大數據時代公共服務質量評價與預警的動態治理機制研究”(20YJC630213Z)階段性成果)


熟妇的荡欲欧美在线观看_熟妇的荡欲免费a片_手机免费观看日本不卡av